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广东宏远队 >

我要宏远集团的陈海涛 的发迹历史以及教育历史

归档日期:09-11       文本归类:广东宏远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当年在篁村镇搞篮球比赛的时候,陈海涛和他的父亲未必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投身职业篮球,更不会想到若干年后,他们的球队会成为广东体育的一面旗帜。10年时间,陈海涛父子,彻底地从发烧友变成了圈中人。他们建立了国内最“职业”的俱乐部,并在此基础上,让人想象着,这个10年也许会成为一个百年俱乐部的最初10年。

  第一次看见他作为俱乐部的“首脑”焦虑无助的样子,那是在02-03赛季CBA总决赛第一场,当开完准备会队员们都纷纷上场热身之后,在宁波雅戈尔体育馆八一主场的客队休息室里,“海哥”不由自主地点了一支烟,那支烟在他手里不是抽完的,而是烧完的,因为他不停地下意识的在吸着烟嘴,好在没过多久比赛就开始了。

  第二次看见他同样焦虑不安的样子,是在今年CBA总决赛的第五场比赛之前,准备会开完之后,他和队员们一同来到场地,看着球员们都上场热身了,他又找相熟的朋友要了烟,一个人独自回到休息室,抽烟。

  “越到关键性的比赛,就越感觉到比赛开始之前的这段时间漫长,我不能把我的情绪表露出来,该做的已经全部都做了,剩下的就是成事在天。”

  “那是精力过于集中留下的后遗症”,说到这几次总决赛,每每到最后,他总是用这句话来解嘲自己。

  十运会男子篮球预赛,代表广东出战的宏远队是四战全胜,以小组头名身份顺利出线,但是第三次肩扛领队之职的陈海涛却感觉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原因很简单,广东男篮不仅担当着十运会上集体项目夺金的指令性任务,而且,作为异地作战的榜样式的团队,他们更是广东军团的一面旗帜,这样的待遇是前两届所不曾有过的。

  代表广东出战全运的前两届,八运会得第三完成任务,九运会得第四并且比预定目标低了一位,这些似乎都没什么,巧合的是,九运会把他们赶下领奖台的正好就是江苏队,真是四年过去,可以写厚厚一本书了。

  “今年这个冠军拿得最累,主要是心累,不但压力是多方面的,主要是从创业到守业这个过程是个质的转变过程,现在可以说我们又一次成功转型。”

  陈海涛,现在是宏远集团董事,东莞振兴贸易发展公司总经理,27岁时出任宏远男子篮球俱乐部总经理,那时的宏远男篮是由他和他父亲陈林亲手打造建立的。随着宏远集团事业的一步步发展,当年建队时使用的那块具有战略意义的球场,在宏远队成功卫冕联赛冠军之后,已经让位于即将开业的“宏远大厦国际宴会厅”,这一次训练馆简单的迁出在陈海涛的眼里和心里并不简单:“这块地肯定是属于篮球的,有一天等条件允许了,我们还是要在这里再盖一座更漂亮的球馆。”因为这里见证了宏远男篮十多年来所走过的一切。

  从1987年开始,就是在这块场地上,陈海涛和父亲陈林就已经代表当时的篁村镇在挑战来自东莞的各路英豪,颇有些“洛克公园”的味道。到后来这块场地上比赛的水平越来越高,吸引的观众也越来越多,原因就在于职业选手的参与,俗称“请枪”。在后来,近的可以请到广东队的,远的甚至连陕西队的也参与了进来,中间不乏一些名见经传之人。那时在专业队中,把这种比赛称为“打野球”,一直保留至今。

  眼看着比赛的“水位”越来越高,陈林父子在1992年首先与吉林队合作,成立了最早期的宏远男女篮球队,代表篁村镇打东莞市运会,双双夺得男女篮第一名。同时他们也在东莞市名声大噪。

  到了1993-1994年,由关德友和李青山介绍,引入了李春江、黄云龙、张勇军等国手,由于当时的机制限制,宏远只能参加香港工商杯这样的正式比赛,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成功举办了全国的俱乐部杯赛,还得到了第二名。”陈海涛在回忆这一段往事时,依然掩饰不住俱乐部成立初期的那段豪气。也就是在那一年,陈海涛27岁时出任宏远男篮俱乐部总经理。此前,他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振兴公司。

  1995-1996年,是CBA联赛的第一个赛季,之前宏远必须通过低级别的比赛按正常手续升A,但是已经拿上高工资的队员们,对于乙级联赛这样的水平赛事,根本不屑一顾。陈海涛当时以27岁的年纪,做通了许多比他年龄大很多的队员思想工作,也使得宏远队在CBA联赛的第一个赛季,和当时的空军篮球队一起成功冲A。

  “因为有足球在先,所以对篮球的职业性理解,在当时来说还很幼稚。”陈海涛说这句话时,是有所指的。在CBA第一个赛季,宏远男篮凭借着一帮退役的前国手,一举夺得联赛亚军,从此“广东宏远”这个名字不但在足球界,在篮球圈同样不胫而走。“就是那样,在当时我都没觉得满意,因为我们完全是冲着冠军而去的。”这就是陈海涛到今天认为自己当时想法幼稚的原因。

  96-97赛季过后,就是代表广东打八运会的任务。“当时的心情很轻松,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实力。”尽管最终宏远是完成了当时体委下达的任务,但是赛前训练老将关德友的跟腱断裂,直接导致了他的退役,陈海涛、隐隐感觉到了球队艰难状况的来临。

  十年联赛,最让陈海涛得意的地方,或许莫过于在此之前就与广东省运动技术学院达成的梯队建设协议。因为在靠着一帮老将打了三个赛季之后,宏远终于到了更新换代的坎上。到了1997-1998赛季,宏远在内援的使用上先后出现过丁伟、陶小岗、马玉坤这样一些比较优秀的篮球选手,花费在这一项上的资金也达到了百万以上,然而所取得的成绩却并不十分理想。就在那一年,杜锋和张博雨,还有黄勇这些新生力量充实到了宏远队中。

  “看着他们从二队被抽调上来,就好像看着自己亲手栽种的瓜果成熟了。”从那时开始,宏远再也没有在内援这一项上使用过一分钱。“原因很简单,不想再为别人做嫁衣,他们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既然当初我们选了他们,就没有理由不给他们机会。”陈海涛在做出这样的决定时,集团上下的意见几乎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按照俱乐部规划,球队的更新换代应该在1999-2000赛季基本完成,球队的名次也要保证在四五名之间徘徊。此后李春江的提拔同样受到过各方的猜疑,但是陈海涛顶住了压力。

  2001-2002赛季,球队成绩不断攀升,陈海涛始终很平静。“这就好像是一个大厨师,当你把各项准备工作都按计划完成之后,剩下的结果是可以预料的。”

  准确地讲,到宏远新生代再次站在和八一决斗的球场中圈时,陈海涛才感觉到了线赛季第一次感受决赛的气氛时身上的那种幼稚,八年后已经变成了“货真价实”的责任和期盼。这些可能就是他当时在赛前休息室里紧张表现的最好注脚。

  “那次冲冠失利,我没有泄气只是生气,生自己的气,因为1995-1996赛季与八一争夺冠亚军时的感受和经验,我没有完全灌输给他们,我不埋怨任何人。”如果说27岁的陈海涛还略显青涩的话,那么八年之后,在篮球圈里他已经显得相当成熟和稳重。两年前冲冠失利的那个夜晚,在宁波他和那些整日把他称为“海哥”的队员们一直呆在一起,因为他知道,在那个关键的时候对队员们的认可,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安慰。 两次夺冠陈海涛所表现出来的最大不同,只是兴奋时间上的长短,这或许是所有不了解他的人想不到的,这又是了解他的人能够想得通的,尤其是今年的夺冠。

  “今年夺冠我只高兴了十分钟,这绝对不是故作姿态的宠辱不惊,因为我们付出了比别人多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努力,这些努力绝对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结果是自然的。”

  宏远抛开职业联赛早期的投入不算,到今天他们花在俱乐部上的投入也不算是最高的,但他们绝对是职业俱乐部里成绩最好的。

  队员们眼中的“海哥”是一个商人和侠客的混合体,他可以为了买到理想的车和房子不惜一切;他可以动员自己的母亲为队员们煲出老火靓汤;他同样可以大发雷霆将一个两米以上的大小伙训斥至痛哭流涕;然而这都不算,“海哥,不说话的时候是最可怕的。”这是他们的共同感受。

本文链接:http://convindex.com/guangdonghongyuandui/807.html